薛寄月

新人写手,ooc和bug多包涵谢谢啦。
大概是空间里那个梗(?)

这是晓星尘死后的第一个月。

义庄内。

薛洋实在等不了了。他找出了被自己丢在不知哪个角落的夷陵老祖手稿。

这本手稿他之前觉得并没有什么用。

“谁会拿自己的命换别人的命?傻子吧。”这是他说的。

现在他是个傻子了。

他喘着粗气跌坐在棺材旁。他强行用寿命将晓星尘散落在世间的魂魄收集齐并且塞进了尸体里。

第二天早上,晓星尘就会醒来。薛洋的生命也会进入倒计时。

第二天。

薛洋猛然坐起,四处张望。当他看见晓星尘坐在一旁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的时候,整颗心都要蹦出来了。

“晓星尘……?”

“嗯?你是谁?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还是晚上吗?”

晓星尘失忆了,只记得自己是谁了。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对薛洋来说这是天大的好事儿。

薛洋还是将自己的声音压的像前几年一样,他道:“之前我在森林里碰到了你,你满身血,被一个野兽的爪子压着动弹不了。我把你救回来之后发现你的眼睛已经没了,可把我吓坏了。”

晓星尘身子一抖:“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能是惊吓过度了吧!”

“哦...”

薛洋就这样和晓星尘扯了一天。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

他发现不对了。

“子琛……在哪?”

他恢复记忆了。

这是晴天霹雳。

薛洋愣了好一会儿,结结巴巴道:“那是谁?不知道啊,你的,故人?”

“可能吧。”

第七天到了。

晓星尘的记忆真的在慢慢恢复,第六天的时候他已经记起了在义城的一段事情。也就是说,今天他可能会想起他死亡……

薛洋不敢想象。

薛洋自己的身体也在第四天开始有了异样,他开始失去知觉。今天晚上,他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道长,我出去一下。”薛洋决定在消失前表明自己的心意,那么首先要准备好礼物才行。

薛洋挑了一个下午,天边见红的时候他才哼着歌回义庄。

走进义庄的那一刻,所有的梦想都破碎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

没有晓星尘,没有霜华。没有香味,没有晚餐,没有糖。

他离开了。

包装精致的礼物被随意丢弃,薛洋红着眼,双手乱抓,凡是拿的到的都随着清脆的响声化为碎片躺在地上。

扔累了,薛洋又窝在棺材边出神。这次他什么都没了。

抬头望向窗外,月亮不知何时升起了,格外的圆 ,月光撒落在一旁,洁白,透明。

薛洋的身体也如此。

晓星尘……

“快点回家,我等你好久啦。”

薛晓刀子。

新人写手,有ooc,大概有bug。
薛洋被救走后,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苏涉也没太在意。

薛洋疯了般的跌跌撞撞的走在土路上,太阳照的人眼发晃,迎面而来的风也是热乎乎的,闷热的人呼吸都不畅。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他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他没法回义城,也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他终于回到了那个失去了点心和手指的孩子所过的生活。

薛洋走了很久,左臂上的伤口已经溃烂掉了,隐隐约约的有些臭。

他来到了一个小村子。很小很小,没有人认识他。他跌坐在一个茶铺的角落,额头上的汗珠滴落在地上。

“老板,来一碗糖水。”
“给,客官。”

将铜钱丢在那老板的手上,薛洋喝完糖水就要走。老板拽住了他。

“客官,带上这个吧。”

是一把扇子,旧了,有些破,倒是符合现在薛洋的形象。

薛洋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人,衣着朴素,脸上笑容真切。他拿过扇子,道:“...谢谢。”

“客官,你的手臂没事吧?”老板又关切的问道。

薛洋似是不太理解他说的话:“...为何这么关心?”

老板憨憨的挠头:“我们这儿,地方小,彼此之间都熟悉。看到谁家有人受伤啦,心里都替他疼。我虽然没见过你,但是我觉着,你本质不坏。”

“...手臂,被狼咬了。”

“这样啊,我们这儿有个大夫,他是个热心肠,不如你找他包扎一下再走。”

“...好。”

薛洋包扎后,又被留下来住了一宿。

第二天天未亮,他在枕边放了点铜板,悄悄的离开了。

几个月过去了。

薛洋没有想到,他会再遇到宋岚。

宋岚黑色道服着身,腰间挂着锁灵囊,一头黑发束起,看起来干净整洁。反看薛洋自己,倒是像个乞丐。

‘居然把锁灵囊明晃晃的放在那里,倒也不怕被偷了。’薛洋心里冷哼,呸了一口,抓着扇子走到宋岚面前。

宋岚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薛洋真的很讨厌他这个眼神,特别的恶心,令人不快。

他仗着自己黑不溜秋的不像个人样,压着嗓子道:“这位道长,请你行行好...”

宋岚便将手伸进怀里掏钱:“先生,这些钱你收着吧。”

薛洋手一伸,再看,手里已经拽着锁灵囊了。

“不用,我看这个就挺好的。”

“薛洋,是你……!”

“不错,是我。”薛洋笑着扯开锁灵囊。

“薛洋,你要干什么?!”

薛洋的眼前划过一道白光,宋岚剑已出鞘,剑尖离他只有几厘米,他看了一眼,是霜华。他轻嗤一声,道:“我干什么,我能干什么,正如你所看到的,我能把他关进去,我就能把他放出来!”

“你……!”

“晓星尘,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你!你就去死吧 ,魂飞魄散吧!谁稀罕你,谁稀罕你的糖!”
薛洋发疯的大笑着,身子向前一撞,霜华没入薛洋的心脏。
“晓星尘,恶心吗,看看啊,你的剑上沾满了我这个恶人薛洋的血!”

宋岚默不作声,将霜华猛地抽出。

薛洋攥着空的锁灵囊,大笑着倒地:“咳..哈哈..晓星尘..”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薛洋单向薛晓段子(不我在说什么)

攥着他给的糖,
带着他用的剑,
灭常家,守孤城。
蒙双眼,遮断指。
假装他还活着。

_(:з」∠)_乔妹儿
丑轻喷谢谢啦qwq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是故意这样截图的哈哈哈哈哈哈

挂这个李白姜子牙。
真是气晕了 选英雄的时候我点了妲己姜子牙还是选了个法师 我说别搞事 她说就喜欢搞事 哦。我让她把蓝给我 毕竟她出了个圣杯 她让我喊他爸爸 哦。
我秒的没队友送的多。
李白各种骂人。不想说话。
我说别给对面妲己发育的机会 他们还是去送 送 送
李白自己开了个团 我上了 他挂机了 哦

我的哥哥们 我就是个新手貂蝉 你们一定要这样吗qaq

很气 很气  占了法师位不走中的圣杯妲己  全程拿蓝甚至对面打到高地还要拿蓝的钟无艳 (╯°Д°)╯︵┴┴

不能carry就不要乱挑衅

真的是很气 不会玩就不要挑衅
李白达摩开局就骂对面 就知道抓人也不守塔
简直忙的要死 下路清完了兵上路炸了一半
李白达摩还在那里骂对面儿子啥的
打不过对面就好好打 别吭声 没有人会说什么
但是一直这么叫真的很烦 





气呼呼的李白:把我风度翩翩玉树临风威风堂堂的杜甫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