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晓刀子。

新人写手,有ooc,大概有bug。
薛洋被救走后,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苏涉也没太在意。

薛洋疯了般的跌跌撞撞的走在土路上,太阳照的人眼发晃,迎面而来的风也是热乎乎的,闷热的人呼吸都不畅。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他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他没法回义城,也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他终于回到了那个失去了点心和手指的孩子所过的生活。

薛洋走了很久,左臂上的伤口已经溃烂掉了,隐隐约约的有些臭。

他来到了一个小村子。很小很小,没有人认识他。他跌坐在一个茶铺的角落,额头上的汗珠滴落在地上。

“老板,来一碗糖水。”
“给,客官。”

将铜钱丢在那老板的手上,薛洋喝完糖水就要走。老板拽住了他。

“客官,带上这个吧。”

是一把扇子,旧了,有些破,倒是符合现在薛洋的形象。

薛洋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人,衣着朴素,脸上笑容真切。他拿过扇子,道:“...谢谢。”

“客官,你的手臂没事吧?”老板又关切的问道。

薛洋似是不太理解他说的话:“...为何这么关心?”

老板憨憨的挠头:“我们这儿,地方小,彼此之间都熟悉。看到谁家有人受伤啦,心里都替他疼。我虽然没见过你,但是我觉着,你本质不坏。”

“...手臂,被狼咬了。”

“这样啊,我们这儿有个大夫,他是个热心肠,不如你找他包扎一下再走。”

“...好。”

薛洋包扎后,又被留下来住了一宿。

第二天天未亮,他在枕边放了点铜板,悄悄的离开了。

几个月过去了。

薛洋没有想到,他会再遇到宋岚。

宋岚黑色道服着身,腰间挂着锁灵囊,一头黑发束起,看起来干净整洁。反看薛洋自己,倒是像个乞丐。

‘居然把锁灵囊明晃晃的放在那里,倒也不怕被偷了。’薛洋心里冷哼,呸了一口,抓着扇子走到宋岚面前。

宋岚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薛洋真的很讨厌他这个眼神,特别的恶心,令人不快。

他仗着自己黑不溜秋的不像个人样,压着嗓子道:“这位道长,请你行行好...”

宋岚便将手伸进怀里掏钱:“先生,这些钱你收着吧。”

薛洋手一伸,再看,手里已经拽着锁灵囊了。

“不用,我看这个就挺好的。”

“薛洋,是你……!”

“不错,是我。”薛洋笑着扯开锁灵囊。

“薛洋,你要干什么?!”

薛洋的眼前划过一道白光,宋岚剑已出鞘,剑尖离他只有几厘米,他看了一眼,是霜华。他轻嗤一声,道:“我干什么,我能干什么,正如你所看到的,我能把他关进去,我就能把他放出来!”

“你……!”

“晓星尘,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你!你就去死吧 ,魂飞魄散吧!谁稀罕你,谁稀罕你的糖!”
薛洋发疯的大笑着,身子向前一撞,霜华没入薛洋的心脏。
“晓星尘,恶心吗,看看啊,你的剑上沾满了我这个恶人薛洋的血!”

宋岚默不作声,将霜华猛地抽出。

薛洋攥着空的锁灵囊,大笑着倒地:“咳..哈哈..晓星尘..”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评论(3)
热度(19)

© 一只大月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