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写手,ooc和bug多包涵谢谢啦。
大概是空间里那个梗(?)

这是晓星尘死后的第一个月。

义庄内。

薛洋实在等不了了。他找出了被自己丢在不知哪个角落的夷陵老祖手稿。

这本手稿他之前觉得并没有什么用。

“谁会拿自己的命换别人的命?傻子吧。”这是他说的。

现在他是个傻子了。

他喘着粗气跌坐在棺材旁。他强行用寿命将晓星尘散落在世间的魂魄收集齐并且塞进了尸体里。

第二天早上,晓星尘就会醒来。薛洋的生命也会进入倒计时。

第二天。

薛洋猛然坐起,四处张望。当他看见晓星尘坐在一旁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的时候,整颗心都要蹦出来了。

“晓星尘……?”

“嗯?你是谁?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还是晚上吗?”

晓星尘失忆了,只记得自己是谁了。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对薛洋来说这是天大的好事儿。

薛洋还是将自己的声音压的像前几年一样,他道:“之前我在森林里碰到了你,你满身血,被一个野兽的爪子压着动弹不了。我把你救回来之后发现你的眼睛已经没了,可把我吓坏了。”

晓星尘身子一抖:“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能是惊吓过度了吧!”

“哦...”

薛洋就这样和晓星尘扯了一天。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

他发现不对了。

“子琛……在哪?”

他恢复记忆了。

这是晴天霹雳。

薛洋愣了好一会儿,结结巴巴道:“那是谁?不知道啊,你的,故人?”

“可能吧。”

第七天到了。

晓星尘的记忆真的在慢慢恢复,第六天的时候他已经记起了在义城的一段事情。也就是说,今天他可能会想起他死亡……

薛洋不敢想象。

薛洋自己的身体也在第四天开始有了异样,他开始失去知觉。今天晚上,他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道长,我出去一下。”薛洋决定在消失前表明自己的心意,那么首先要准备好礼物才行。

薛洋挑了一个下午,天边见红的时候他才哼着歌回义庄。

走进义庄的那一刻,所有的梦想都破碎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

没有晓星尘,没有霜华。没有香味,没有晚餐,没有糖。

他离开了。

包装精致的礼物被随意丢弃,薛洋红着眼,双手乱抓,凡是拿的到的都随着清脆的响声化为碎片躺在地上。

扔累了,薛洋又窝在棺材边出神。这次他什么都没了。

抬头望向窗外,月亮不知何时升起了,格外的圆 ,月光撒落在一旁,洁白,透明。

薛洋的身体也如此。

晓星尘……

“快点回家,我等你好久啦。”

评论(1)
热度(12)

© 一只大月鹅 | Powered by LOFTER